您的位置  首頁 > 社會新聞 >> 正文
被限制職業流動,員工能說“不”嗎
[來源:勞動報 | 作者:郭翼飛 | 日期:2019-06-24 10:07:15 | 瀏覽次]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被限制職業流動,員工能說“不”嗎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6.24 被限制職業流動,員工能說“不”嗎.jpg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新聞配圖:圖片來源于百度圖片,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近期,谷歌證實將不再執行“禁止前雇員在離開公司一年內將前同事挖走”的員工條款,有相關從業人員將此解讀為競業限制的松動。對此,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管理人員或高級技術人才跳槽后從老東家“挖人”的做法在職場上較為常見,而各行業對于競業限制的規定、執行情況存在較大差別,其界限和合理性也存在諸多爭議。而為了規避競業限制和由此可能引發的風險,也有員工在跳槽時采取“迂回操作”。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谷歌叫停“挖人”禁令競業限制條款遭質疑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據媒體報道,谷歌最近停止執行一項員工條款,該條款禁止前雇員在離開公司一年內試圖將前同事挖走。這是對針對該條款的一起訴訟的最新回應。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2015年,谷歌、蘋果公司、英特爾公司和Adobe公司曾支付4.15億美元,就另一起相似的訴訟達成和解。訴訟稱,這四家科技巨頭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不雇傭彼此的員工。提起訴訟的員工認為,這份秘密協議限制了他們的職業流動性和收入潛力。這類案件也引起了美國司法部的注意。司法部的反壟斷部門在其網站上寫道:“當企業同意不雇傭或挖走彼此的員工時,它們就等于剝奪員工在勞動力市場上的合法競爭,剝奪了他們的工作機會、信息,以及利用競爭機會談判更好的就業條件的能力。”職場上,關于競業限制的爭議由來已久。我國勞動法規定,對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用人單位可以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條款,限制勞動者離職后入職有競爭關系的公司或自營同類業務的公司,并在勞動者離職后按月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若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需要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但在實際操作中,競業限制的約束邊界往往模糊不清。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一人跳槽帶走“一串” 如此操作是否妥當?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對一家公司的人事負責人來說,處理職工離職原本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但讓某互聯網企業的HR劉先生沒想到的是,他在半年的時間里陸續接到了某一部門的五份辭職申請,而他后續了解到,這些員工的最終去向都是同一家公司。追溯這一連串事件的起因,則是因為該部門一位經理的離職。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這位經理之前在我們公司已經工作了很多年,去年他提出離職,并表示要休息一段時間,暫時未確定下家公司,甚至表示會轉行。于是我們按照正常流程辦理手續,沒有使用競業協議。隨后的半年里,這個部門的幾個員工相繼離職,也都沒有表明去向,因為他們不在我們的‘核心人才名單’中,同樣也沒有使用競業協議。后來知道,他們都是跟著這位經理跳到同行業的一家公司。雖然互聯網行業人才流動是比較多的,但這種一個人跳槽帶走一串,并對實際去向有所隱瞞的行為確實令人頭疼。”劉先生進一步表示,盡管這一事件對公司損傷不小,但因為沒有使用競業限制,公司也無法對此進行追究。“這件事對我們也是個提醒,以后在評估是否使用競業限制時,可能會更加嚴格一點。”他說。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消息稱,近年來互聯網行業的競業限制案件呈多發趨勢,高賠償額成為常態。然而對于這類事件,從事獵頭工作的Alison卻有不一樣的看法。在她看來:“競業限制的設置要有嚴格的法律依據,但實際上很多地方的競業限制都有濫用的嫌疑,這會對職工尋求更好的發展平臺構成威脅,不利于正常的職業流動。所以許多員工為了避免被競業限制,會采取一些迂回的操作。”她還提到,在一些行業中由于競爭激烈,許多公司為了更高效地招攬優秀人才,都更多地使用“定向招聘”,其中一個常見的做法便是員工從前東家或同行業“挖人”。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入職時“隨手簽個字”工資3900元卻要賠十萬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需要注意的是,競業限制有其特定約束對象和范圍,倘若職工被要求簽這份協議,要格外留心。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不久前,小王就遭遇了一樁煩心事。他此前在一家公司從事銷售工作,工資為3900一個月。且雙方簽訂了競業限制協議,約定小王在職期間和離職后兩年內不得自營或在與該公司有競爭關系的公司工作,若違反規定,需支付該公司違約金十萬元。“當時我也沒有在意,隨手翻了翻協議就簽字了。”小王說。工作約一年后,小王離職并自己經營了一家公司,其營業范圍與前公司相同,且該公司的注冊時間是在小王尚未離職時。前公司發現后,申請了勞動仲裁,要求小王賠償違約金。公司還拿出了小王工資簽收單作為證據,上面并寫明了其工資包括“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及競業限制補償金,共計3900元”。據此,仲裁庭對小王的主張不予采信,裁決小王按照競業禁止協議的約定賠償原公司十萬元違約金。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對于這個仲裁結果,小王并不服氣,又相繼提起了一審、二審,但最終法院都維持了仲裁庭裁決,小王也不得不賠償公司高額的違約金。對于這一案例,上海市群成律師事務所劉澤洋律師進行了解讀:法律規定簽訂競業限制協議的勞動者應當是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這一案例中,小王作為對客戶信息等負有保密義務的銷售,符合簽訂競業限制協議的主體條件。同時他也提醒廣大職工:如果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在工資單上簽名,簽名前必須仔細審查,若認為有不合理之處,應當寫明,如:不認可其中“競業限制補償金項”,以保護自己的權益。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原標題:被限制職業流動,員工能說“不”嗎C2k流通經濟網

 C2k流通經濟網





責任編輯:wenyi
香港赛马会会员料官网